医药魔方 - 资讯 - 正文

2018年波士顿最佳生命科学新创公司评比决赛入围名单出炉

辑源 辑源 来源:辑源
07/12
0
615


Finch Therapeutics

Finch是一家特色鲜明的人类微生物研发公司。公司的首席执行官Mark Smith及其同事在成立公司前原本经营着一家名为 OpenBiome的人类粪便银行,主要进行难辨梭状芽孢杆菌(c-diff)感染患者的粪便收集,并经处理加工后将终产品——功能性微生物菌群返还给医院进行患者移植,这一疗法也被称为“粪菌移植”。

而Finch Therapeutics公司由Mark Smith及其同事在2014年成立,目标是想要对这种微生物疗法中的菌群构成进行合理的人工设计,尝试在原有疗法中取得新的突破。2017年,Finch与另一家人类微生物研究公司 Crestovo进行了合并,后者也同样进行难辨梭状芽孢杆菌的疗法研究,整合前正在进行一款微生物口服药物的开发,药物中的微生物全部来源于感染患者。据悉该项目的Ⅱ期临床试验入组了240名患者,相关试验数据将会在明年发表。通过此次合作,Finch也为该项目提供了强大的生产能力。

而这种强大的生产技术也为Finch进行新一代的基于临床数据的人工设计微生物疗法奠定了基础。公司目前已经帮助多个学术团体进行了多种不同方案的早期微生物疗法的开发,在这一过程中公司也得到了很多目前尚未发表的临床数据及患者捐献的组织样本。 Finch 基于对这些临床数据和组织样本的分析,利用人工智能的手段对可能会产生重要影响的菌种类型进行鉴别。

Finch目前已经与武田制药达成合作,基于“患者为中心”的理念,进行这种微生物鸡尾酒疗法的开发,用于胃肠溃疡的治疗,该项目目前已经进入了临床试验。

Foghorn Therapeutics

Foghorn 正在寻找一类癌症治疗的新靶点:即位于细胞核内控制DNA组装的一类基因。在细胞中存在一类网状结构将DNA与蛋白质进行包装,人们称之为染色质。而在蛋白质的生产过程中,这种网状结构会发生部分扭曲使得特定区域的基因暴露出来。因此只要能够操纵染色质就能够控制目标基因的表达时间和表达位置。公司的两名联合科学创始人:来自 Dana-Farber肿瘤研究所的Cigall Kadoch和斯坦福大学的Gerald Crabtree目前已经证实了染色质重塑系统中部分区域的突变与20%以上的恶性肿瘤及其他疾病相关。

Foghorn 想要开发出能够纠正病理状态下染色质异常调控的药物,目前的研究范围已经涉及恶性肿瘤、神经疾病和免疫疾病。该公司于2016年成立,得到了Flagship Pioneering机构5000万美元的投资,这笔钱将被主要用于6款产品的研究及更多早期项目的开发。

Generation Bio

Generation Bio公司首次引起人们注意的时候是在今年年初,公司刚刚成立一个月之后就吸引到了1个亿美元的B轮融资。其中令投资人兴奋的点是公司所提出的新一代基因治疗方法有可能会突破原有模式的一些障碍。在第一代基因疗法中,治疗药物通常只能够使用一次,因为免疫系统会对药物载体病毒产生抗体。另外,由于基因治疗药物的单次给药剂量难以控制,基因治疗药物的长期影响也始终无法明确。

在2016年Generation Bio创立的早期,公司团队就采用纳米微球而非病毒进行基因药物的靶向传递,这使得在原有药物疗效减退后,进行基因疗法的二次应用就具有了可能。公司的目标是进行先天性遗传病的治疗,并希望可以在人生的任一时间进行重复用药。

 在纳米微球的内部还存在一种叫做封闭性DNA(ceDNA)的关键结构,这一技术由Robert Kotin在国立卫生研究院工作时发明(Kotin 是 Generation Bio 公司的科学合伙人并领导了该公司的研发工作)。Generation公司宣称携带有治疗基因的ceDNA能够进入细胞核并进行目标蛋白的表达。公司还宣称可以控制患者接受ceDNA的剂量,以便在治疗过程中随时做出调整。目前公司正在着力进行肝脏罕见病疗法的开发,也有其他研究涉及眼、肺和中枢神经系统药物的开发。

Indigo Ag

人类微生物研究公司距离产品的商业化还有数年的差距,而在农业领域,已经有微生物研究公司在成立不到五年的时间内就将产品推向了市场。截止至目前,Indigo Ag 已经成功募集到累计超过4个亿美金的投资,对5种不同的经济作物种子实现了微生物群落改造,提高了作物种子的抗逆能力并最终提升了农作物的产量。公司主要通过对植物的微生物群落进行分析,从而找出那些有益于植物生存的微生物种类并通过人工制作成有益菌株的混合物。Indigo 随后将有益微生物群落接种到种子上交给进行耕作的农民进行种植(产品包括玉米、小麦、棉花、大豆和大米),并联系对非转基因有意向的厂家进行合作。 德克萨斯州的Indigo田地试验数据表明,棉花种子经过处理后,产量能够提高14%以上。

Indigo的首款产品是提高植物的抗旱能力,目前这一公司还在试图研发能够帮助农作物抵抗虫害和耐受疾病的产品。公司还希望能够通过微生物群落的改造提升作物的固氮能力,进而减少氮肥的使用。

Indigo在近些年取得了飞速的发展,在一定程度上要归功于其首席执行官大卫•佩里(David Perry)。佩里成功地将自己以前创建和领导生命科学公司的经验与他在阿肯色州的农场经历结合在了一起。

Semma Therapeutics

Doug Melton已经用了20年的时间试图找到利用干细胞代替胰岛细胞治疗Ⅰ型糖尿病的办法,这一疗法的成功与否同样关系到他自己两个孩子的病情。在2014年,他的研究终于进入了成熟阶段,从哈佛大学的实验室进入到了一家具有干细胞再生疗法开发基础的新创公司。为了实现自己心中的使命,Doug Melton和自己实验室中杰出的博士后Felicia Pagliuca共同创立了Semma Therapeutics。

截止至目前,公司已经累计获得了超过1.6个亿的风险投资,这笔钱将会用于生产线规模的扩大以迎接最终人体实验的到来。公司的目标是开发一种小型的可移植设备,这一设备中将会包含有从人类胰岛干细胞分离出的胰岛素生产细胞。该设备设计有一层半透膜,用于保护内部细胞免受免疫攻击,这样患者就不必服用强力的免疫抑制药物。这种设备预计能够实现长年稳定的胰岛素供应,因而患者无需再进行外源性胰岛素的注射补充。公司最近任命了前诺华公司的 Bastiano Sanna担任CEO,此人具有细胞疗法开发的项目背景。

Tango Therapeutics

基因突变通常会令肿瘤细胞变得脆弱,但是肿瘤细胞仍能够通过依赖另一些关键性基因而顽强生存。因此,失活第二个基因将会是对肿瘤细胞的致命打击。这种肿瘤靶向策略也被成为协同致死,PARP抑制剂的开发正是基于这一理论。Tango Therapeutics正在寻找协同致死效应更加明显基因对,在10年时间的研发工作后,公司去年成功募集了5500万美元的A轮融资。

公司的CEO Barbara Weber表示,产品的开发工作将会首先在目前缺少有效治疗手段的恶性肿瘤患病群体中展开。 Tango目前的研发策略是首先锁定驱动肿瘤生长的基因突变,例如在肿瘤抑制基因区域发生的突变。然后再利用CRISPR技术找到具有协同致死效应的基因对。

今年的早些时候,公司研究人员通过人体细胞系中的数据佐证了研究方法的合理性。他们从一种叫做透明细胞癌的卵巢癌患者中分离出肿瘤细胞样本,通过分析找到了位于ARID1A基因区域的一段关键性突变。他们发现在这类突变细胞中如果同时再阻滞 EGLN1 基因的表达,就能够引起细胞的死亡。

Tango团队是科学界的全明星团队,团队中来自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 Alan Ashworth 所发表的有关于协同致死的研究为首款PARP抑制剂的诞生奠定了基础,这款抑制剂目前在市场中也是被用于治疗某种特定类型的卵巢癌。

到底哪家公司能够最终摘取桂冠呢?详情请关注医药魔方的后期报道。

扫码实时看更多精彩文章

版权声明 本文转载已获授权并标示来源。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获得授权。

魔方微信公众号

分享

魔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