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药魔方 - 资讯 - 正文

默沙东、BMS、罗氏的PD-1/PD-L1药物究竟有何不同?

青瓦 青瓦 来源:医药魔方
06/11
0
560

默沙东的I-O明星Keytruda在ASCO2018上展现出的数据堪称惊艳,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Keytruda毫无疑问抢占了肺癌免疫疗法领域的王座。然而,竞争对手对此似乎颇不以为然。在他们看来,自己的药物与Keytruda之间的差异很小,或者说根本不存在差异。

Genentech肿瘤免疫治疗开发副总裁兼全球负责人Dan Chen认为,就他所看到的数据,PD-1和PD-L1疗法“非常相似”。

“罗氏的Tecentriq,阿斯利康的Imfinzi,BMS的Opdivo和Keytruda之间有差别吗?也许有,但之间的差异都可能非常小”,Dan Chen自问自答道,“从统计上说,如果他们都完全一样,你可能又想知道临床试验上的差异。”

百时美施贵宝首席执行官Giovanni Caforio在接受外媒CNBC采访时说的更加直白,“当你看到整个数据...... Keytruda和Opdivo,这两种药物之间确实没有什么区别。”

考虑到Keytruda越来越多的有利数据给竞争对手带来的压力,这两个人这么说完全可以理解。不过默沙东还是坚定地认为自己的产品略胜一筹。

“所有PD-1/PD-L1药物都是势均力敌的吗?”当医药专业媒体FiercePharma抛出了这个疑问后,默沙东高级副总裁兼全球临床开发负责人Roy Baynes气定神闲道,“我认为我们需要数据才能做出结论。”

投资者比任何人更关心这些数据。他们想知道罗氏和BMS究竟能否赶上默沙东,毕竟后者已经在5项随机对照肺癌试验中获得了生存获益的数据。

虽然罗氏也在ASCO上发布了Tecentriq在鳞状肺癌的阳性数据,BMS也强调了Opdivo在新生物标志物群体中的出色表现。但由于Keytruda的最新胜利掩盖了前两者的光芒,投资者对这两家企业的热情显然不及默沙东。

Dan Chen表示,目前3种药物给大家造成较大差异的错觉应该归咎于临床试验方案的设计。默沙东Keytruda单药在肺癌一线疗法获胜,而Opdivo则遭遇失败,不排除后者用的是“备份”机制。“这些临床研究的运营策略有很多不同点,”他补充道,“更重要的是看整体证据。譬如Tecentriq在三项一线肺癌研究中的数据也是积极的。”

然而,分析师们找来的证据似乎并不认可Dan Chen认为“PD-1/PD-L1药物没有差异”的看法。譬如FDA在1年前停止了Keytruda治疗多发性骨髓瘤患者的临床试验(Keynote-183和Keynote-185研究),最近却解除了Opdivo治疗多发性骨髓瘤试验部分组合疗法的临床期限。这一举动或许说明,“外界简单地认为PD-1/L1药物差不多,或者说是可以互换的”这一观点并不正确。

与此同时,市场观察家至今一直没能找出一些PD-1/PDL1药物的失败原因。包括FDA加速批准Keytruda治疗头颈癌后,Keytruda却在一项III期临床(KN012)中失败了;同样令人费解的失败还有Opdivo的肺癌III期临床CM026试验,以及Tecentriq的膀胱癌III期临床IMvigor211试验。

“去年我曾说过,至少有两种不同的肿瘤适应症上默沙东成功了,而其他企业都失败了......不排除默沙东在临床试验策略上比其他企业要高明一些的可能性。”Evercore ISI分析师Umer Raffat表示,“但今年,Keytruda是肺癌一线疗法中唯一显示单药治疗生存优势的PD-1药物,且在所有具有膀胱癌的PD-1/PD-L1中,只有Keytruda在二线膀胱癌显示生存优势。有没有可能是因为药物本身的细微差异导致的临床结果不一致性?现在看来并不排除这种可能性。”

扫码实时看更多精彩文章

版权声明 本文为医药魔方原创文章,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添加魔方君微信pharmcube获取授权。转载时务必标明作者和来源。

魔方微信公众号

分享

魔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