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药魔方 - 资讯 - 正文

谁是今年ASCO的最大赢家?

Jerry Jerry 来源:Jerry
06/08
0
895

91126af0c4e9458cad0b6a172d35ec2c.1.jpg

美国临床肿瘤学会 (ASCO) 年会是每年肿瘤学领域最重要的一次会议。ASCO年会中公布的数据不仅能够影响肿瘤患者的临床治疗,相关制药公司的股价也可能会随着数据的公布而强烈波动。

科研的进度总是比大多数人想象中的要慢很多,而且在制药公司提交的为数众多的摘要和报告中,真正能够为该领域带来变革的研究其实也并不多。但与此同时也确实有一些公司的研究能够推动肿瘤学的进展,对患者的临床治疗产生很大影响,同时也有一些制药公司在本次会议中遭受了无数的质疑,股价大跌。

那么究竟哪家公司才是今年ASCO的赢家呢?

默沙东

毫无疑问默沙东是本届ASCO年会的最大赢家。在今年的ASCO会议上罗氏公布了atezolizumab联合化疗治疗晚期鳞状非小细胞肺癌 (IMpower131) 的数据。Atezolizumab联合化疗 (卡铂,白蛋白结合型紫杉醇) 组患者的中位无进展生存期为6.3个月,而对照组为5.6个月。该方案能够将患者肿瘤进展的风险降低29%,但目前尚未观察到生存期获益。

鳞状非小细胞肺癌是免疫疗法在晚期肺癌中的最后一块必争之地。虽然atezolizumab的数据已经足够优秀,但默沙东的数据却具有压倒性的优势:在新确诊的鳞状NSCLC患者中,Keytruda联合化疗相比化疗单药能够将死亡风险降低36%。

a4fe6f38a37649ea8efce42f848aa723.2.jpg

JP Morgan分析师Chris Schott称这项研究再一次巩固了默沙东在NSCLC领域的霸主地位,NSCLC的领域的市场高达120亿美元,而默沙东未来将有可能在该领域占据70%的市场份额。分析师预计未来几年Keytruda的年销售额将达到120亿美元,而Opdivo的销售额预计为90亿美元。

Loxo Oncology

Loxo Oncology已连续两年成为ASCO年会中最亮眼的明星公司。去年Loxo公布了larotrectinib的数据,其响应率高达77%。Larotrectinib能够靶向一种罕见的肿瘤变异:TRK基因融合,而今年公布的另一款药物Loxo-292则是靶向另一种罕见的基因变异:RET基因融合。

Loxo-292的数据同样出色,针对存在RET融合变异的肿瘤患者其总体缓解率为77%。入组的病人中大部分患有肺部肿瘤,也包括一些甲状腺癌以及胰腺癌患者。除了RET融合变异Loxo还招募了29名存在RET突变的甲状腺髓样癌患者,该部分病人的响应率为45%。 

而且这些病人对于Loxo-292的响应时间很长。截至目前产生应答的患者中尚没有患者复发。与此同时该药物的安全性也比较出色。 

今年四月份BluePrint Medicines公布了该公司的RET抑制剂BLU-667的数据,但从这些数据来看BLU-667相比Loxo-292会逊色许多:存在RET融合变异的NSCLC患者对BLU-667的应答率为50%,而存在RET突变的甲状腺髓样癌患者的响应率为40%。

RET融合存在于大约2%的肺癌患者的肿瘤中,10-20%的甲状腺癌患者以及大约60%的甲状腺髓样癌患者也存在这类肿瘤突变。由于是靶向罕见的基因变异,因此即使该药物顺利获批上市,其能够占领多大的市场份额现在也还是未知数。

但Loxo接连的成功已经足够让投资者对这家公司的未来感到信心十足。早在上个月ASCO摘要公布之后Loxo的股票就已经上涨了30%,Loxo股价在周一开盘上涨12%至$211,使其市值一度超过60亿美元。对于一个还没有任何药物上市的公司来说这一数字毫无疑问是非常高的。而在此之后部分投资者套现离场,其股价下跌并维持在$180附近。

Bluebird Bio

虽然Bluebird Bio在这届ASCO上公布的数据已足以证明BB2121的潜力,但这些数据依然低于投资者之前的预期。Bluebird Bio的CAR-T疗法BB2121治疗多发性骨髓瘤,在高剂量组中能够将肿瘤进展的时间推迟将近一年的时间,中位无进展生存期为11.8个月。

22名接受最高剂量BB2121治疗的病人中21人产生了应答,11人完全应答。最高剂量组中位无进展生存期为11.8个月,而低剂量组的中位无进展生存期只有1.9个月。 

但基于之前的数据,很多人推测该疗法能够将无进展生存期延长至15个月左右。然而Bluebird的CEO Nick Leschly辩解称入组接受治疗的病人病情都已经非常严重,这些病人此前平均接受过7种疗法,每位病人都接受过至少一次干细胞移植,对于这些患者来说这样的数据已经足够优秀。

需要注意的是,这项研究中入组的病人里有8名病人的多发骨髓瘤细胞的BCMA表达水平很低。之前很多人担心这些病人对该疗法的响应可能会存在问题,但从目前公布的数据看所有的8名病人均能够产生应答,而且CR达到了38%。这项研究的最终结果最早将在明年公布。 

Forty Seven

从公司的名字就能听出来Forty Seven是一家专注于CD47这一靶点的公司。CD47能够在肿瘤细胞表面过表达,从而逃避免疫系统的监视以及巨噬细胞的吞噬作用。抑制CD47有可能使巨噬细胞更容易吞噬肿瘤细胞。 

目前该公司针对CD47的疗法主要分为三个方向:单药,联用治疗性抗体药物,以及联用T细胞检查点抑制剂。

在接受5F9单药治疗的病人中,18名复发性AML患者有7人骨髓样本中白血病细胞减少(39%),其中一人疾病稳定11.8个月后疾病进展。在接受20 mg/kg或者更高剂量5F9单药治疗的21名卵巢癌以及其他实体瘤患者中2名患者产生应答。 

5F9联用治疗性抗体药物的逻辑是:通过抑制肿瘤细胞表面的CD47来抑制癌细胞“别吃我”的信号,而通过治疗性抗体标记肿瘤细胞,使肿瘤细胞产生“吃我”的信号。

前几天Forty Seven在ASCO上公布了5F9联用利妥昔单抗治疗非霍奇金淋巴瘤的数据(n=22),ORR为50%,CR为36%。入组的这些病人经历过多线药物治疗失败,因此大家对这些数据的反应也相对比较积极。

有人欢喜有人愁。如果说以上4家算是本届ASCO的大赢家,那么下面这两家公司就是输家了。

Nektar Therapeutics

Nektar的高管最近这几天可能过的不会很开心,因为该公司在本届ASCO年会中公布的NKTR-214的临床数据遭受了很多的质疑。如果说Nektar想在今年的ASCO年会中证明NKTR-214联用Opdivo的疗效明显优于Opdivo单药的话,他们显然没有达到这一目的。

早期的临床数据显示,13名黑色素瘤患者经过治疗之后响应率能够达到85%。然而在Nektar招募了另外15名病人入组之后ORR显著下降。在本届ASCO年会公布的数据中,28名患者里有14名病人产生应答,而这也意味着新入组的15人中只有3人产生了应答。也正是这一数据让外界严重质疑该组合疗法的有效性。

Nektar同时也公布了肾癌患者的数据,该类患者最初的响应率为64%,也就是说11名患者中有7人产生应答。但另外招募的15名肾癌病人入组之后只有5名患者产生应答,使总体有效率下降到了46%。

Nektar以及BMS解释称由于治疗时间较短应答率将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进一步提升,但以目前的数据来看要达到之前的ORR水平的可能性并不高。 

尽管Nektar的负责人称该组合疗法的疗效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响应率提升。也许Nektar/BMS对改药物的未来充满信心,但显然投资者并不买账,自本周一起Nektar的股价已经下跌40%。 

但比较有意思的是NKTR-214能够在PD-L1阴性患者群体中产生应答,而这部分患者通常很难对PD-1抑制剂产生响应。12名PD-L1阴性的黑色素瘤患者中有5人产生了应答。而在17名PD-L1阴性的肾癌患者中,有53%的患者产生应答。

很多人在质疑BMS为了追赶默沙东,对NKTR-214的所采取动作太过迅速。但从这届ASCO公布的这些数据来看,NKTR-214可能很难改变Opdivo与Keytruda的竞争格局。

BMS/Nektar将进行非常昂贵的大规模III期临床,可能BMS选择在NKTR-214/Opdivo联用方案上下如此大的赌注会使这家公司面临着很高的风险。

Opdivo显然是BMS近几年来最重要的一款药物,但对BMS来说默沙东的Keytruda是一个极大的威胁。而从NKTR-214/Opdivo的决策中也能够看出BMS的焦虑。

Jounce Therapeutics

Jounce的股价在ASCO的摘要公开之后就开始下跌,从上月16日的大约$17跌至目前的$7附近。该公司的JTX-2011是ICOS激动剂,Jounce认为通过JTX-2011的ICOS激动作用能够活化CD4 T细胞,抑制Treg功能。

JTX-2011目前处于I/II期临床(ICONIC),ICONIC 的I期临床部分主要研究JTX-2011的PK以及PD,而II期临床研究部分主要是研究该药在ICOS高表达免疫细胞的浸润程度较高的一些类型的肿瘤中的疗效。

本届ASCO公布了ICONIC的部分数据。JTX-2011作为单药使用7名胃癌患者中只有一名患者产生应答,而与Opdivo联用之后19名患者中有2人产生应答,响应率为11%。而且治疗三阴乳腺癌的数据也同样很难看,15名三阴乳腺癌患者中只有一人产生部分应答。

Jounce的负责人解释称入组的病人都是之前接受过多种疗法治疗过的病人,但依然无法说服投资者,在摘要公布之后就股价就下跌了将近30%。

虽然本届ASCO中关于肿瘤免疫组合疗法的数据很多,但除了联用化疗以及联用已上市的Yervoy,目前依然很难看清楚组合疗法究竟能有多大的潜力 (见:肿瘤免疫组合疗法的探索之路)。

Nektar的NKTR-214相关数据让人摸不着头脑,Jounce的JTX-2011无论是单药还是联用检查点抑制剂其响应率都非常低,Dynavax的TLR9激动剂SD-101的数据也同样很让人失望。而且本届ASCO中公开的IDO抑制剂数据比预想的更糟糕,两组患者的K-M曲线几乎重合。

233801e50ece4dfb94f77b97c75cf24e.3.jpg

0fc3f868dd2d480c900adf709908d82c.4.jpg

如果说这些数据是让人失望的话,那默沙东在摘要中公布的一组数据却让我觉得有些难过。虽然目前Keytruda已经有10个适应症获批,但该药的长期随访数据却并不多。 

默沙东向ASCO会议递交了一项摘要公布了KN001中黑色素瘤患者长达5年的随访数据。大约五年之后655名入组的患者中412名患者死亡,五年生存率为34%,中位生存期为23.8个月。

黑色素瘤算是对免疫疗法响应程度很高的一类肿瘤了,但用药患者的生存率依然不高,相对而言国内高发的消化道肿瘤对该药的响应程度更低,能够对患者产生的影响也可能相对更小。Keytruda并不是很多患者想象中的神药,免疫疗法未来也依然有很长的路要走。

5月16-6月5日部分ASCO相关公司市值变化 (百万美元)

839329944f6f4e9aa35e3d534198cedd.5.png

扫码实时看更多精彩文章

版权声明

魔方微信公众号

分享

魔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