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药魔方 - 资讯 - 正文

“拯救一个生命,就是拯救全世界” ——哈佛教授亲历抗癌新疗法

玉见 玉见 来源:医药魔方
12/03
0
132

现年63岁的Allan Brandt是哈佛大学医学史的一名教授。他讲述了一辈子的医疗发展史,让他没想到的是,自己在晚年也成为了抗癌新疗法的受益者。

早在2012年,Brandt教授被诊断患有致命癌症——急性髓细胞样白血病(AML),在当时有可能治愈的方式是——骨髓移植。好在他的姊妹有合适的配体,可惜在经历了两次移植后,癌症还是复发了。“没有人保证第三次会成功”, Brandt有些心灰意冷。

与此同时,距离Brandt办公室只有15分钟车程的Agios Pharmaceuticals公司正如火如荼地研究新一代靶向基因突变的药物。

站在上帝门口的Brandt也被这股生物技术潮流所吸引:通过对癌症患者的DNA进行测序后,再针对特定基因表达的靶蛋白开发相应的抑制剂药物。由于这种疗法只在少数人中有效,因此在接受治疗前首先需要对患者进行基因测序。

幸运的是,Brandt的基因突变恰好与Agios开发的这个靶点一致。事实上,在每年诊断的的21000多例急性髓细胞白血病患者中,仅有千余人携带这种突变。

c2b3f87826e849018e6f5df6400af268.1.jpg

一些罕见病治疗公司的股价变化

“在我刚患病的时候,还没有这种药,”Brandt回忆道,“幸运的是,在经历了两次骨髓移植后,我能够接触到这种新型疗法并恢复了健康。对于那些对医学技术和治疗持怀疑态度的人,我不得不安利这种新疗法,确实有治愈的可能。”

是什么因素驱使制药公司愿意投资仅有几千名患者的市场?——答案是 “速度和回报”。

速度是一方面原因,进入这些严重罕见的疾病领域,意味着只需要更小、更短时间的研究。Agios这款治疗携带特异遗传突变的复发性或难治性急性骨髓性白血病(AML)成年患者的药物Idhifa(enasidenib)在启动临床试验后的第4年就获得了美国FDA批准(通常这一过程需要12年)。

回报是另一个原因。Agios后来将它转让给Celgene获得了巨额回报(这是一款每月收费25000美元的疗法)。Brandt因参与了Idhifa的临床试验获得了免费用药的机会,节省了一大笔医疗费用。

10eba8c7bc2440488f207acf01b4a3b1.2.jpg

大型制药公司已经是癌症靶向药物的先驱,但这样的产品很难撼动巨人的努力

当科学发展进入爆炸期,不仅仅是Agios,国外有很多新兴生物技术公司在这个领域淘金。更高的成功率和更快的时间线,让药品开发人员如飞蛾扑火般涌进该领域。

Josh Bilenker就是一位由FDA的审评人员转行到Aisling Capital的风险资本家,而后他决定把重点放在与基因突变相关的癌症药物的开发上。

2013年,Josh Bilenker成立了一家公司——Loxo Oncology。他们通过基因组分析,选择有效的基因“靶点”,将激酶抑制剂与最适合治疗的癌症相匹配,创建精准疗法。

这种战略在今年6月份取得了回报:Loxo的第一款药物TRK抑制剂larotrectinib展现了惊人的结果,在接受治疗的50例患者中,有38例肿瘤缩小(最新结果在55名患者中有44名肿瘤缩小)。而携带TRK融合基因突变,能够在肺部、皮肤和大脑部位产生肿瘤。

Loxo又启动了一项前所未有的计划开发出第二种药物。当患者因公司的第一种药物失败时,就可以选择另一种了,目前这款药物已经在两个病人中进行了测试。受临床试验结果的正面影响和资本的追捧,Loxo的股价今年上涨了175%。

除了Loxo,其他探索罕见病治疗的公司也表现喜人。Ignyta针对ALK、ROS1和TRK等多种激酶的抑制剂entrectinib因成功地治疗了一位携带TRK融合基因的原发性脑瘤患者,股价涨了190%。Blueprint Medicines针对FGFR4激酶的选择性抑制剂BLU-554也取得了积极数据,股价涨了150%。

1c681dac4fba4e05b7d7dbb791478250.3.jpg

“它不会成为一种新技术,它将会成促进一系列药物,并产生一些戏剧性的变化” Agios CEO DavidSchenkein

问题来了,医生将如何发现这些癌症患者是否携带罕见的基因突变?这个时候,基因测序就派上用场了。医生需要对每一个采用标准药物治疗失败的患者进行肿瘤DNA检测。譬如,位于马萨诸塞州的Foundation Medicine就正在寻求FDA批准一项标准化测试,赛默飞和Illumina都在开发一系列临床用的基因测序仪……。

Loxo公司COO Jacob Van Naarden说,这是第一次让我们切身体会,因为检测技术的进步和患者的参与而带来的治疗技术进步,并且这种进步,远不止我们眼前的景象。

事实上,并不是只有小公司在玩。来自诺华、辉瑞和阿斯利康等巨头的新一代靶向药物,它们都是“药物—诊断”混合型的。

纪念斯隆凯特林癌症中心的首席医师Jose Baselga说,“拯救一个生命就相当于拯救了整个世界,这是犹太法典的概念,我们的义务是质疑药物开发中的每一个教条。”

按照这种逻辑,医学史可能要改写了。今后癌症的分类也许不再是按照简单的组织部位来区分,更有可能是按照那些导致癌症风险的异常基因和蛋白来分类。

所以,在可预见的未来,我们听到肺癌/乳腺癌等名称的机会或许越来越少,取而代之的是XX基因突变癌症。

急性髓细胞样白血病 Idhifa

扫码实时看更多精彩文章

版权声明 本文为医药魔方原创文章,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添加魔方君微信pharmcube获取授权。转载时务必标明作者和来源。

魔方微信公众号

分享

魔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