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药魔方 - 资讯 - 正文

张江,张江……

杰森面朝大海 杰森面朝大海 来源:医药魔方
09/27
2
1871

此文献给曾经一起摇瓶子、一起喝咖啡、一起谈生意、一起吹牛的张江人。

——By Jason Xu,201709

11年前的夏天,空气炎热潮湿,住在公司安排的过渡房,在交江大厦下面,至今还记得那股黄梅天的味道。之后去玉兰香苑租了一年毛坯房,没有空调甚至没有正式的房门。

那年月住玉兰香苑的人,一般都是自行车通勤,下了班悠哉悠哉数着星星月亮沿着高科中路回去,早上又乌泱乌泱的涌往药谷。一路上的人们都在琢磨今天开哪个反应,交哪个化合物,分析部门新来的妹子还行,今晚和老外的TC还有哪些窟窿没堵上,年终奖系数是一点几……没一个琢磨出来“共享单车”这玩意,所以十年过去了,还有很多人在认真地摇瓶子,或者在围观摇瓶子。

张江镇是当年的CBD,农工商是最大的shopping mall,玉兰香苑那边只有一个很小的联华。高斯路上一溜饭店以“桃花源”最为实惠,几乎隔一个星期就去TB,不过可能当年哪家都免不了吃些地沟油。

再往后慢慢有些变化,大药厂的牌子一个个的挂了起来,罗氏、GSK、诺华、礼来、阿斯利康……星巴克也一口气开了三个,运气好的时候在那里会遇看到百华会的人或者大千人(“老千”)或者某家上市公司创始人。吃饭也可以去圆环传奇费尼阁,就是那个出租车永远“差一位,南汇”的地方。身边的海龟也越来越多,北美的、欧洲的、亚太的…这些经常穿着拉夫劳伦的精英们以前有些都是住Cambridge,现在有些住Sunbridge,还有Kangbridge。我在这几年也搬去了Jinbridge。偶尔凑热闹可以去嘉里城吃顿高大上,然后喝杯星巴克,听听他们在湾区或在博士屯的过往峥嵘岁月。You know? Sometimes 还是蛮有意思的。

终于熬到长泰开业金科路地铁通车了,然而此刻我离开了张江。

进城了还会经常想起张江。哪片是CRO,有做化学的,有做生物的,有高通量筛选的,有做工艺的,哪几家是后期一点做毒理药理的,DMPK的,哪几家做动物的,做模式动物的,哪里是大型动物房,临床CRO?几乎没有,哪里是皮包公司做license in/out的,做风投的,哪里是初创,糖尿病的、肿瘤的、单抗的,哪家是中药转型的,哪几家是本地土豪药厂包养的小研发中心,还有哪一片是高大上的MNC,金灿灿的campus,还有新来的科技大学,安家的研发中心,B家大分子的CMO,历历在目。

然后今年夏天做了个决定,再回来看看…

再次回来,地铁口没有了“南汇、差一位”的吆喝,取而代之的是满眼黄黄绿绿的共享单车。除了吃饭多了长泰、汇智,大家生活和以往也没有多大区别,空气中还是淡淡的那股化学试剂味掺着某家local药厂半夜排放的抗生素尾气,地铁站人流依旧像米袋子散了一样涌出来,每个人像一粒米一样流进各栋写字楼,实验室。不过那些年轻的脸告诉我他们是新一批摇瓶子的,身上也是散着从不同实验室带出来的不同化合物的味道,现在靶向药物味道明显多一点,而生物实验室养细胞、跑胶的身上味道就小了很多。

过去短短的几个月,看似平静的园区,此时深处却波涛澎湃,张江参与或者目睹了那些业界发生的大事件:

6月7日,和黄在ASCO宣布VEGFR抑制剂三期研究达到主要终点和次要终点。

6月13日,药明康德Biologics部门港交所上市,当日市值317亿港元。

6月19日,CFDA成为ICH正式成员。

6月23日,量子高科购买睿智化学100%股权,折价23.8亿人民币。(9月20日中止重组。)

7月7日,百济神州和新基达成战略合作,百济license out PD-1抗体海外实体瘤权益,获得总计9.8亿美金加上新基中国业务。股票当日上涨26.8%。

7月13日,诺华CART获得BLA。

8月2日,GSK宣布关闭神经疾病研发中心,三个月后发盒饭。

8月18日,誉衡license PD-1抗体给Arcus,可得4.2亿美金里程碑付款。

8月29日,洋壕Gilead花119亿美刀现金收购风筝。

9月5日,信达生物以4.57亿美元获得有机所王教授、朱教授的IDO抑制剂。

9月5日,华海3000万美金参股韩国Eutilex合作。

9月7日,Lilly 宣布中国研发中心LCRDC关门,实验室当天关停反应,讨论发盒饭。另外,阿斯利康中国研发中心与内资JV只等临门一脚。至此,只有那座金灿灿的campus,骄傲的矗立在川杨河畔,里面岁月依旧。

9月8日,药明康德旗下明码生物融资2.4亿美金。

9月20日,Zailab在纳斯达克上市,募资1.5亿美金,当日上涨55%。

……

fdcda55418254e6ba312ab90c55ae9f8.jpg

——汇智湖

张江表面上也还是有一些小小的变化。记得三年前汇智湖上明明是野鸭子,阳春三月野鸭妈妈带着刚孵出来的小鸭一起晒太阳。现在怎么就变成了一群人工饲养的黑天鹅?难道是鸭子gene mutation了?甲基化了?管他娘的,难不成给它测个序?可bioinformatics有些数据有些也是说不清道不明的,算了算了……

曾经沧海,相信在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不太一样的张江。只愿你归来时仍是少年,鲜衣怒马,意气风发。

扫码实时看更多精彩文章

版权声明 本文为医药魔方原创文章,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添加魔方君微信pharmcube获取授权。转载时务必标明作者和来源。

杰森面朝大海的文章 更多

魔方微信公众号

分享

魔方微信公众号